Hold Back the River

原作:The Social Network/ 社交网络

配对:Eduardo/Mark

分级:PG

作者:明韶

梗来源:http://karassin.lofter.com/post/f9ebf_66a1fcb


Summary:Mark请未来的自己帮忙应对诉讼,但结果与他的预期大相径庭。


Mark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电脑前醒来了。他艰难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揉了揉脸上的键盘印,随即撑着桌子站起来,走到角落的衣架上拿了件外套披上---办公室中央空调的温度在清晨总是显得格外的低。这个时间的Facebook空旷又安静,然而这对于Mark的焦虑和暴躁没有丝毫的安抚作用。Mark深吸了一口气,活动着他酸涩的肩颈关节,走到盥洗室里用凉水冲了把脸。

他想重新见到Wardo,但绝不是以分坐两端互相攻讦的方式。他对这场诉讼的厌恶几乎已经到达了可笑的程度---他昨晚昏睡过去之前甚至还向上帝祈祷,希望由未来的自己来应对这一切。

Mark沉着脸回到办公室,给助理发了一封邮件让她顺路给自己带件衬衣来。关于诉讼的着装Sy已经努力劝说过很多次,最终他不得不妥协至少会穿一件衬衣。他皱着眉拉开抽屉,想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文件收进去,却看见一个印着Facebook logo的蓝白色文件夹。

Mark顺手拿起文件夹翻开,下一秒文件夹险些从他手里滑落。

 

文件夹里是他与Wardo已经签署生效的和解协议,落款日期是一周之后。

Mark迅速浏览了一遍内容,大脑里不断地响起炸雷---这样一份荒谬的和解协议怎么会出现自己的办公室里?里面的条款与商议好的底线都相去甚远,更不要提与Mark原本的预期是怎样的天差地别。Mark愤怒地翻到了最后一页,里面夹着一张白色的便签,上面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笔迹:

 

To little Mark

不必感谢我,毕竟我们是一个人。

                               Mark from 2015

 

What the F***?

 

Mark用几乎捶碎键盘的力气输入了电脑密码,右上角的日期赫然已经是落款日的第二天。他皱着眉解锁了手机键盘,上面时间显示与电脑上如出一辙。大厅里员工们已经陆陆续续落座开始工作,助理手上拎着两个纸袋,轻轻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

“今天几号了?”Mark抬起头看向他的助理,谢天谢地她看起来与“昨天”下班之前没什么不一样。

助理立刻给出了Mark最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Mark紧紧抿起了嘴唇---两秒钟之后他扬了扬手上的文件,“我与Wardo的诉讼已经结束了对么?”

“是的,Boss。”助理感觉到了Mark糟糕的心情,语气里多少有几分小心翼翼,“您昨天已经与Saverin先生签署了和解协议,这一次诉讼的佣金财务部也已经与sy结算过。”说着她把纸袋放在了Mark的办公桌上,“这是质证期间全部的录像光碟,您说过要单独留一份;这是您的衬衣,原来那一件需要送去清洗么?”

“原来那一件?”Mark飞快整理着助理话中透露出的信息,但他发现这带来了更多新的疑团---他那个荒唐的愿望真的实现了,未来的Mark替他完成了诉讼?

“就在立柜里,是今晚与Saverin先生晚餐约会要用的。”助理因为Mark的反应,语气中也透出几分不确定。

他今晚、与Wardo、晚餐约会---Mark现在终于相信所有这一切都是十年后的他,那个Mark from 2015搞的鬼。说真的,把Wardo约出来吃晚餐堪称奇迹,尤其当他们上一次见面时Wardo还眼眶发红地骂他Asshole,至少在他的记忆里还是如此。Mark更加困惑这空白的一周里那个十年后的Mark到底都干了什么,还有那份荒谬的和解协议---他怎么可能会同意这些条款,Sy得就此给出一个十足合理的解释。

“Boss?”助理试探地叫了一声明显正在出神的Mark,看他点点头才继续向下报备日程,“您的晚餐约会时间是晚上七点,六点半之前您需要从Facebook出发。”

Mark两只手把签字笔的笔帽反复打开又合上,下巴微微抬起来,“把日程打印出来给我一份。”

 

Mark挑剔地拎起来衣柜里叠放整齐的那一套休闲装,十年后的Mark就是这样的品味么?他想象不出来这些羊毛衫、浅色衬衣穿在身上会是什么样子,这更像是Wardo喜欢的风格。门口再次传来了敲门声,Mark恨恨地摔上了衣柜,转身说了一声“进来”。

进来的是一大捧摇摇晃晃、鲜红欲滴的玫瑰。一个声音从玫瑰后面艰难地传了出来,“

Mr. Zuckerberg, Mr. Saverin拒绝签收您送的玫瑰。”

“我送的?”Mark看着那一捧多的可笑、傻得出奇的玫瑰,再一次对未来的自己感到绝望。

“是的,Mr.Zuckerberg,”快递员终于让那一大捧玫瑰安全着陆在茶几上,长长松了一口气,把插在花丛里的卡片拿出来递给Mark。跟这张卡片比起来,玫瑰真的算不上糟糕了---

 

Dear Wardo

Good Morning.

           Love, Mark

 

Mark从钱包里翻出点零钱付了小费,维持着空白的表情把那张精致的小卡片在掌心里揉成一团。这张卡片简直刷新了蹩脚的下限,在他做过的所有蠢事里当之无愧地占据首位---前提是那份荒谬的和解协议并非出自Mark from 2015的本意。

Mark从手机里翻出来Sy的电话拨通,手指不耐烦地敲击着键盘,好在两声之后Sy就接起了电话,没有给Mark已经快要漫出来的负面情绪火上浇油,“我看到了和解协议,Sy,我付给你足够高额的佣金,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糟糕的结果?”

“如果你还记得自己在过去一周的表现的话,Mark,”Sy一贯专业的声音透出些少见的头疼和无可奈何,Mark几乎能想象出来他用力捏着自己鼻根的样子,“我得说,为你争取到现在的结果,已经是律师团十足专业的证明。”

“我雇佣你的目的就是替我完成诉讼,Sy,”Mark的目光落在那一盒记录光盘上,“而不是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

“去看看质证记录吧,Mark,”Sy的语气与他哄劝Mark穿衬衣出席时如出一辙,“我记得你专门留了一份,等你看完我们再讨论好么?”

Mark勉强接受了Sy的建议,因为Chris已经盘着手站在他办公桌前有一会儿了,他不时扫视一眼茶几,再看向Mark,神情就像随时会抡起那一大捧玫瑰摔到Mark脸上。

Mark挂上无所谓的表情,等待着来自Chris的另一个坏消息,他不认为还有什么能震惊到现的他---但显然,他远远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和Mark from 2015的荒唐程度。

“Mark,”Chris的声音里充斥着明显的忍耐,“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你的行为为公关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公关部的电话已经快要被打爆了,而我们连对外口径还没有统一好,”Chris身体微微前倾,带着十足的压迫感,居高临下瞪视马总,“就哪怕有一次,在你想做出什么惊人之举的时候,能提前通知一下你的好友兼PR么?”

“Hey,Mark!”Dustin大呼小叫地冲了进来,“太酷了兄弟!你早就该这样了!”

“闭嘴,Dustin。”Chris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兴高采烈的Dustin,又转而攻击Mark,“说真的,我不关心你是怎么忽然开窍决定追求Wardo的,并且采取在Facebook上收集祝福,”Chris顿了一下,艰难地选择了一个不那么刻薄的词汇,“这种可爱的浪漫方式---但那不该发生在你们那场戏剧化的世纪诉讼结束的次日凌晨,并且是在PR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意冒犯,即使以你仅有的那点情商也该知道这简直是核爆级别的公关事故吧?”Chris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捧玫瑰上,“当然,作为朋友我依然要祝福你,Mark,但看来Wardo并不领情。”

 

是的,Wardo当然并不领情,他不仅退回了玫瑰,还发来了一条怒气十足的短信。

“你是在因为我拒收了玫瑰报复么,Mark?酒店门口现在堵满了记者,如果下午这一情况还无法缓解,我只能取消晚餐---因为我根本寸、步、难、行!”

Mark无视了Chris恨不得把他万箭穿心的眼神,噼噼啪啪地按着手机键盘回复短信。

“你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不管是以什么理由,Wardo。”

这几乎是Mark from 2015做的唯一一件好事了,他怎么可能在被狂轰乱炸了一个上午之后还放任Wardo毁约。

“Mark,”Chris清了清嗓子,试图让Mark集中注意力,“Mark!”看见他终于抬头之后,才语气严肃地继续谈话,“还有什么事情我应该知道、但你还没告诉我的么?”

“我与Wardo有一个晚餐约会。”Mark耸了耸肩,语气就像是在Kirkland时对他们宣布Wardo会加入他们的宿舍聚餐时一样稀松平常,“所以我六点半之前得从Facebook出发。”

“Yoooooo!”Dustin赶在Chris开口之前欢呼,被Chris狠狠抽了一下肩膀,委委屈屈缩在一边不吭声了。

Chris用力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找点话出来教训Mark,但Mark的注意力已经重新被手机吸引过去---Wardo回复了他的短信。

“所以你昨天说的那些话,全都是认真的?”

Mark难得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遵从本能做出了回应。

“我说了什么?”

屏幕几乎是下一秒就亮了起来。

“F***you, asshole.”



TBC


评论(25)
热度(70)

© Heinric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