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 Back the River




观看第一段录像资料的时候,Mark几乎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他已经很久都没见过Wardo了。 Eduardo本来就身形修长,而视频里的他几乎可以称之为瘦削了;下颌线紧绷,嘴唇拉成一道冷漠的直线,眉梢眼角都是含而不露的讥诮。


Mark从没见过这样的Eduardo,确切地说他从没见过用这种方式对待他的Eduardo。Wardo的神色就如同在百万会员夜时面对Sean的样子,但比那更平静、也更富有杀伤力---Mark觉得这几乎就像是Eduardo当面砸碎了他的电脑,然后微笑着告诉他“认识你真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件事”。


这让Mark想立刻就关了视频,把那些该死的光盘全部扔进碎纸机里打成碎片---他一点也不关心这是不是会报废那台碎纸机。


视频里的Eduardo忽然坐直了身体,手指攥紧了掌心的钢笔,力气大得就像是随时会把它捏断,他微微抬起下巴,又抿了抿嘴唇,目光明明灭灭---Mark认得那个表情,每当Mark做出什么好得超出Eduardo预期的事时,Eduardo总是会这样,然后再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手掌搭在他的背上、也或者只是拍他一下。


等等,那个未来的他做了什么好得超出Eduardo预期的事情?


Mark深吸了一口气,把视频向前拖动了几分钟。当他把注意力分散给整个房间时,立刻就感觉到了奇怪的气氛。Sy坐在他身边,紧紧皱着眉;而对面的Gretchen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外星人。至于他自己,应该说是Mark from 2015,他专注地盯着Eduardo,眼神里的迷恋和怀念几乎毫不遮掩,嘴角甚至还有一点微微的笑,就好像Eduardo的律师并非在刁难他,而是在转达Wardo的深情厚谊。


Gretchen并没有对Mark的意外表现多做理会,她仍旧专业地继续向他提问---哦,关于凤凰社的问题,说真的,他怎么会嫉妒Eduardo?他现在可以买下整条赤山街,把凤凰俱乐部改成他的乒乓球室。


 


“我当然没有嫉妒你,Wardo,我嫉妒的是凤凰社。那占据了你的全部注意力,Wardo,你本应更关注Facebook,那是我们的终极俱乐部,并且比凤凰社酷多了。但我要为‘文化多样性’道歉,那太刻薄了。”


 


What the hell?


但Eduardo并没有露出笑容,他的眼神在波动了一下之后重新冷漠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别处。然而Mark from 2015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放松地转着手里的中性笔,仍旧毫不遮掩地注视着Eduardo。


Mark把鼠标甩得啪啪作响,仇视地盯着屏幕里的Markfrom 2015---那是他的Wardo,Mark from 2015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


 


Mark忍受了五分钟之后就按下了Esc,用能拍坏光驱的力气换了第二张光碟,视频里质证的进度已经进行到了The Facebook上线之后---Sean,又是Sean的问题,Wardo到底为了什么那么看不惯Sean?


 


“He owned Mark after that dinner.”


 


一派胡言!他不属于任何人,他属于他创造的Facebook,为什么Wardo要把他描述得就像是个见到偶像的激动粉丝?


 


“You own me, Wardo, not Sean, not a second.”


 


Jesus Christ! Mark几乎想掰开屏幕里那个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塞满了杂草,会议室里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见了一个疯子,倒不是他在乎别人的目光---Mark from 2015是在公然跟Wardo调情么?在诉讼期间?


 


而这还只是个开始。


 


“Sy:你曾被控诉…


Mark: Sy! 我不会让你难堪的,Wardo。我没有陷害你。


Eduardo:现在已经很难堪了。


Mark:以后不再会了。”


 


Mark当即退出了这一张光盘,他甚至不想去看Wardo对这些话的反应。Markfrom 2015的表现已经荒唐到了全新的高度,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实际上正在谈判。他当然会在“虐鸡事件”上为Wardo辩护,那整件事就像是一个低级又恶劣的玩笑,Wardo气急败坏手舞足蹈的样子也弥足珍贵,但这都不该发生在谈判桌上,起码不该发生在Wardo还毫不留情地攻讦他时。


Mark不知道在未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Markfrom 2015在面对这样的Wardo时,还可以用他无法想象的语气讨好Wardo。即使在平时Mark也很难做到这一点,他从来很少解释、更少倾诉,他更热衷于去谈论那些他感兴趣的事情,而不是自己的感受,尤其是对于Wardo的感受---他不愿意分享,更不要说这样公开又坦诚地表达出来。


无论Mark from 2015有多么超出他的预料,他都能做出最基本的判断,因为那毕竟是他自己。最糟糕的事情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那意味着即使在十年之后,伟大的Facebook创始人兼CEO,Mark Zuckerberg依然陷在对Eduardo Saverin无可救药的单恋里。


Mark已经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如果之前他还能认为Mark from 2015是不满意被迫重温了一遍生命中最不想回顾的时期,所以恶意地留下一堆烂摊子给他收拾,那么现在他已经能肯定Mark from 2015就是要留下Eduardo,并且毫不顾忌手段多么的拙劣糟糕---就像是刚从Facebook的感情热帖上扒下来就生搬硬套的一样。他就这样把十年前的自己最忌讳、最不理性的感受倒给Wardo,并公布给了全世界,好像这样,Wardo就能领情一样。


 


Mark from 2015 IS A F***ING BITCH.


 


Mark跳过了中间那些光碟,直接拿起最后一张推入了光驱---他需要知道Mark from 2015最后到底都还干了什么,然后开始着手收拾这一堆烂摊子。


 


“Eduardo:我父亲甚至不会再看我一眼。


Mark:不会的,Wardo,你和Pai总是很容易吵架,你们一直都是那样---但是最多三天他还是会重新给你打电话盘问近况。不管他说过什么,都是气话,Wardo,Gretchen还是他亲自给你安排的。”


 


Pai?


Mark就像视频里的Eduardo一样错愕,十年后的他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个称呼?而Eduardo已经直接问了出来,Sy面色尴尬地试图补救,Mark from 2015耸耸肩解释说只是听习惯了Wardo的叫法---但Mark知道他在撒谎。


在整个诉讼期间都表现得冷漠安静的Eduardo现在显而易见的有些失措,整个房间里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的似乎只有Gretchen。她没有选择继续追究Mark的“口误”,而是示意Eduardo拉回注意力继续谈判,但Eduardo明显心不在焉,以致于Gretchen询问其他人的股份被稀释到了多少时,都没有及时回答。


他看着桌子对面的Mark,指节轻轻敲着面前的桌面,就像他思考时一贯的样子---他的眼神终于有一点像大学时期的Wardo了,除了里面还飘着许多困惑和不确定。


Mark from 2015似乎十分满意Wardo给予的眼神回应,他赶在Gretchen催促Eduardo之前开口了。


 


“Mark:我承认加州那个晚上我太刻薄了,Wardo,但这不是你冻结账户的理由。同样的,不管我有多么生气你冻结账户,我也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手段和方式把你赶出公司,那甚至是刻意羞辱了。


Sy:Mark想表达的是,这其实只是一项处于商业考虑的正常决策…


Mark:这非常私人,我确实是在报复你,Wardo。如果纯粹出于商业考虑,我会规避诉讼风险,转而用正规流程解除你的职位、削弱你的股权。在选择这种手段时,我想让你难堪,想让你为背叛我的信任付出代价。我很抱歉,Wardo,这场诉讼是我的错---但我很早之前就后悔了,我从来都没恨过别人认为你也是Facebook的创始人,Wardo,你确实是,而我很高兴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


 


然而Mark现在几乎完全不在意十年后的他又坦白了什么,他现在更在乎的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Mark from 2015的动作---他的右手拇指一直下意识地抚摸左手的无名指根,就好像在拨弄什么物件一样,再加上之前脱口而出的那声”Pai”---


 


Holy Shit!


他跟Wardo结婚了。


十年后的他他妈跟Wardo结婚了!


 


怪不得他表现得这么放松惬意、有恃无恐,他他妈根本是来跟十年前的丈夫调情的---如果他们后来会结婚,早晚要用上联名账户、划为共同财产,原来的和解底线还有什么意义?


可这是他的Wardo,他将来的丈夫。Markfrom 2015凭什么跟他的Wardo眉来眼去、互诉衷肠!Wardo简直被这厚颜无耻的混蛋哄得团团转,签署协议时他的眼神松动怔忪、被拽住手之后也只皱起眉,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怪不得Wardo会答应晚餐约会,他对那混蛋心软了!


 


F*** THIS SON OF BITCH!


 


他他妈绝对是故意把签署和解协议的过程也录下来的,他纯粹就是为了跟自己炫耀,他几乎都能听到这混蛋洋洋自得的声音---瞧,little Mark,活该你单恋三年毫无结果,跟我比你真是太嫩了。


 


Mark用力扣上了笔记本,拿出手机恶狠狠地敲下一条新信息:


 


“我说的当然全都是真的,Wardo,不管是诉讼期间的话、卡片上的留言、还是Facebook上的状态。”


 


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Markfrom 2015在Facebook上写了点什么粗制滥造、老套过时的情话,可那又有什么关系?这条状态更新在2005年,就是属于他的,就像现在的Wardo也是属于他的一样。那个老家伙还是要滚回他的2015,走之前连个Wardo的笑脸都得不到。


现在,要穿着Wardo喜欢的衣服、去见Wardo的人,是他。




TBC

评论(26)
热度(64)

© Heinric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