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花房,karas:

姑且再试一次 撸否别闹






塘沽的事情让我回想起了四川地震,两次。

两次我都刚好在成都。亲身所感特别多。见到的,经历的,朋友的。有悲有喜。

08年的时候圈子社交还集中在fc2。我也写过很长的博文纪录当时发生的各种事情。不到6个小时的时间城市气氛从喧嚣惊张变成荒凉压抑。去做志愿者帮过忙。也生气愤怒过,因为一些无能为力的事情。同时也被感动过,从上到下。这世事当然不会一切完美,但也真没有那么多想象的不好。有时候只需要的,只是一些最基础的信任。我从那之后再也不爱听阴谋论。我相信在生命面前真的没有那么多计算,人人都有一颗赤子之心。和平年代,谁能真正在大灾面前做到漠视生死冷酷无情?那大概是些活的世界特别小,从未真正直面过生死的人。他们发散的思维总是都来自半桶水的想当然,但指手画脚的特别理直气壮。让人哭笑不得。震中失联的时候那些叫着为什么不派直飞的人,最后怎么着,当然闭嘴了。在付出与牺牲还有事实面前明白了自己的愚蠢。但其实在一开始本可以不给那些背负着使命与压力的人更多舆论的口诛笔伐。

第二次地震是我家乡。友人说过一句话:以前我和别人介绍自己来自哪里时总说一般人可能没有听说过那里,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家很好很美有很多值得全世界知道的东西,而最不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然……

那个时候也是微博盛行的时候。那一次没有去帮忙,因为帮不上,所以也不添乱。然而黄金72小时的救援时间于网络上也如战场一样。见识到了很多想象不到的恶意。首先是谣言,用从未听说过的县名路名地名莫须有的门牌号编的故事。从一开始被吓到变成气的吐血,博眼球的人大概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一个“小玩笑”对千里之外正在惊张关注的人是多么大的刺激。发疯一样的想回去,亲眼看看到底怎么样了。然后被一个个平安电话劝住了。

而且当时堵啊,真正的救援力量被一些自发组织的堵住了。进不去。于是成了行自己的善,造他人的孽。说实话,老家那边的路况从未好过——直到如今。川藏茶马古道的起点,那是多难走的路呢?前两年好不容易修了一小段高速,挺有名的雅西高速。造价高到差不多1公里花1个亿。去震中的那条路吧,国道,我记得每年进藏部队的运输车都有折损。

急不急呢?当然急。去的人也是好心啊,只是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能帮什么忙。最后就变成了添乱。从自救方式到各种知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然后群情激动的说缺啥啊我们捐啊。其实有些时候真不用。平时看不上的部门,是真的有用的,而且比想象的有用。只是在如今的信息开放时代也不是很被人了解,所以就背了很多锅。还是那句话,见死不救真的不是那么好做到的。特别是当生命倍感渺小的时候。

我有时候也抱怨,对待民众的工作太在意wei,wen两字了。而在这种时候,他们全力以赴的也是这个。除了这样的天灾,还有一些人祸事件。和一些zhi,an负责相关的人聊过天,听他们讲一些发生的事。职责所在的人们常年都在准备着,然后也会在事件结束后轻松地选一些好玩的事情给我们描述当时的情景。因为成功了所以变成一个特别精彩的故事。但也不干想象失败会变成什么样的流血事件。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工作着。有的糙有的萌,但都积极的面对着,解决困难消灭问题。所以为什么不乐观一点呢,别再掉进黑暗的洞里了。找好自己的位置,做力所能及的事,不被利用也不做恶。

说那么多啊,自家人又有什么不能相信自家人的呢?不信的人,大概只是没有意识到家有多大,家有多好罢了。


评论
热度(25)
  1. Heinrichkaras 转载了此文字

© Heinric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