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Us Against the World番外

Summary:婚姻大概真的能改变一切。

 

Chapter 1

 

对于Mark来说,婚姻开始的时间大概就是Eduardo单膝跪在草地上为他戴上求婚戒指的那一刻。

事实上他那时并不能算是完全清醒,大脑因为过速运转都快要罢工停摆。整个人的灵魂分裂成两半,一半不由自主地傻笑着,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跟随着Eduardo的每一个动作,点头、牵手、拥抱、接吻;另一半则搜肠刮肚地想要反客为主,夺回这场求婚的主动权,Eduardo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包办了所有事,而且他因为挑选那对求婚戒指被Sean和Chris嘲笑了无数次“不解风情”“宅男审美”“再有钱也拯救不了的品味”“你不如直接拿着可乐拉环去求婚算了”---说真的,Eduardo订做的求婚戒指确实完美无瑕,不耀眼但绝不缺乏存在感,但是没有人规定不能戴两个戒指不是么?或者起码为了公平起见,Eduardo应该戴上他买的求婚戒指。

直到他们坐上回程的飞机,Mark才短暂地从挣扎纠结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然而对于他们已经订婚这件事,他仍旧没有什么现实的感受。一直以来,Mark都不怎么重视仪式,但与Eduardo最终订婚也是跨越式的、关键性的一步,他为此不仅制定了一个计划,还准备了十足的耐心来应对可能的刁难。就像是他会在Facebook上线之前默默祈祷一样,应Roberto的要求前来纽约之前他也向上帝祈求了一点运气。

显然上帝总是如此偏爱他,如果是他想要得到,他总会得到的,无论是哈佛、Facebook,还是他的Wardo,甚至都不需要他请求超过三遍。但Eduardo的求婚还是如此猝不及防、打乱了所有的计划---那些闻不出区别的香薰蜡烛、即将从大马士革空运过来的玫瑰、他花了大价钱才挤进预约名单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当然还有那一枚让他被所有人嘲笑,准备用来求婚的古董戒指。

Sean和Chris曾经一搭一唱地否决了Mark的每一条想法,只有Dustin表示高度支持。从某种角度来说,得到深受爱情电影荼毒的Dustin的支持就足以证明他的想法有多么的烂俗糟糕。但Mark所想要传达给Eduardo的绝不仅仅是求婚的意愿和俗套的浪漫,他想让Eduardo知道他的诚意,他想告诉他的Wardo他真的准备好了。

曾经他们之间是只要他想,只要Eduardo能,直到他们关系破裂、彼此陌路;

恢复联系之后,他们两个都有几分小心翼翼,中间有一段时间Mark几乎以为他要再一次、永久性地失去Eduardo了---虽然他只是生了一场小病就彻底让Eduardo丢盔卸甲,但Mark始终都对那个无法接近的完美情人Wardo心有余悸;

而在那之后,Mark终于比Eduardo提前明白了他该如何处理、如何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不需要改变性格去迎合Eduardo,可也绝不能重回过去的老路。

 

---I need you.

---I’m here for you.

这是对他们关系的最好注解,而Mark希望Eduardo能明白,他不仅需要他的Wardo,也已经准备好时刻为他的Wardo而来了。

 

即使Chris他们认为他的计划只是对一些过时的老电影和Facebook上热帖的粗制滥造的抄袭模仿,但Mark相信Eduardo能够读懂他所有深藏的、可能确实有些别扭和不符合常规的爱意。这一年多来Mark已经逐渐学会并乐于用行动向Eduardo表达他的尊重、信任甚至是依赖,在气氛恰到好处的时候也不再会回避对Eduardo说我爱你,然而向Eduardo坦诚他的感情和感受依然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所以他需要这个求婚的机会来把这一切都传达给Eduardo。

但即使再给他一百万次机会,他也根本不可能拒绝Eduardo的求婚。耶稣基督啊,哪怕是在自己躺在他怀里昏昏欲睡的时候、或者早安吻之后,甚至Eduardo就只是随便站在穿衣镜前打领带时向他求婚,他也会同意的。更何况他的Wardo单膝跪在草地上,就在他从小长大的社区里,举着求婚戒指坚定地连问了三遍---他根本连千万分之一的幸存机会都没有。

然后他所有的计划就这么灰飞烟灭了。现在他再固执地执行计划会显得幼稚又愚蠢,他知道Eduardo只会笑着叹息“Mark、Mark、Mark”,然后愿意配合来哄他开心。但Eduardo可能会认为这只是他一贯的争强好胜又不合时宜地发作了,而Mark真正的目的---那些隐藏在所有计划背后的对传统的理解、对规则的尊重、对今后生活无声的承诺都会被淹没在Eduardo的纵容和钟爱里。

 

Mark是在Eduardo的亲吻里彻底回神的。Eduardo的唇已经离开了他的嘴角,他下意识地凑过去又索取了两个浅吻,分开时Eduardo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Mark一直都知道Eduardo的长相十分出众,但是他从来没像现在如此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阳光透过座位边的舷窗打进来,Wardo的身体还保持着对他倾斜的姿态,左手手指上的订婚戒反射着微光,修长的颈项连同他浓密服帖的发尾构成一段美好的弧度,棕色的睫毛尖与阳光同色,震颤着就好像时刻会洒下细碎的金粉,Mark几乎要沉醉在这个笑容里难以自拔----然后Eduardo捏住了他的手指,微微收敛了神色,焦糖色的眼睛里目光温柔又关切,“Mark,你是不是有事情想要告诉我?”

“Wardo,”Mark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能组织好语言,只能挫败地又补充了一声,“Wardo。”

“我在这儿,Mark,”Eduardo轻轻拨弄着Mark手指上的戒指,“不用着急,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

“你会搬到加州来么?”Mark转而提起另一个他关心的问题,就像Wardo说的,他们还有很多时间,他总能想到办法把一切都传达给Wardo,“我是说,如果结婚的话就应该住在一起,但是把Facebook整个搬到纽约太困难了。”

“所以你是在担心这个么,Mark?”Eduardo微微偏了头看向Mark,轻描淡写地就像是Mark请他帮忙倒一杯水,“我当然会搬到加州---我不需要镇守在纽约,Mark,哥哥才是继承人。而我的工作并不怎么讲究办公地点,LA家族旗下的写字楼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办公室,一些相关人员也会陆续从纽约搬过来协助我。如果需要的话,我临时飞回去就可以了---不过我可能时常要出差,Mark,你能接受这个么?”

“当然,Wardo,这就像是我问你能不能接受我加班。”Mark眨了眨眼睛,因为Eduardo的问题而稍微有点不平,“我并没有那么自我中心,Wardo---只能接受自己对Facebook全神贯注,却不支持你为自己的事业付出之类的。”赶在Eduardo回答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我知道我的记录确实算不上良好---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个Saverin。”

“我不是要指责你,Mark。”Eduardo像是被他的狡辩逗乐了,也可能只是还是沉浸在他们订婚的喜悦里,所以无论Mark说了什么都不以为杵,“但是还是要提前告诉你不是么?结婚之前我有义务向你坦诚我的一切。”

“就好像我还会因为什么改变主意一样。说真的,Wardo,”Mark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该担心的人是我才对---起码按照正常标准来说,除了富有我几乎毫无优势,而你比我还富有的多。”

“但我们从未常规过。”Eduardo握着Mark的手指微微收紧,“你是在紧张么,Mark?你紧张得时候就特别喜欢和我争辩。”

Mark反手握住Eduardo的手,指根处的婚戒轻轻抵在他掌心,那一点凉意和硬度像是一道防火墙,暂时驱散了一切忐忑和不真实感,让他能开口对他的Wardo坦诚一些感受,“我准备了一整个求婚计划,Wardo,我还拍下了一个古董戒指,为了公平起见,你应该戴上那枚戒指当做订婚戒;还有个三天之后的米其林三星预订,我想我们最好也不要浪费了,最起码可以当成庆祝---不过其实这都不是我想说的,”Mark顿了顿,低下头研究了几秒钟Eduardo领带上的花纹,才重新开口,“我不是为了讨你开心或者争强好胜才准备的这些,就只是、只是---”

Eduardo的笑容甚至比刚才更动人了一点---他的一双眼睛就像是波光潋滟的琥珀色深海,还倒映着万千星辰。他的额头轻轻抵住Mark的,把他从死循环里拯救出来,声音里包含着毫不遮掩的钟爱,“我知道,Mark,我都知道。”

他当然知道,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Mark,也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Mark一直试图在向他证明什么。

一直保持主动的联系、安排休假跟他去出差、学习葡萄牙语、对父亲试图表现出最大的敬意,甚至还专门穿了自己最正式的衣服、求婚计划---所有这一切,Mark都在向他表达着自己的重视和爱意,他不再是那个蔑视一切规则的天才,他尝试着理解并尊重Eduardo的世界,一个更加常规和传统的世界。他坦然接受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也同样接受了这个世界的常规,并能与之和谐相处。他的Facebook想要把所有人联系起来,而现在,这个有些孤僻的天才也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最亲密的联系---Eduardo拥有了一个更好的Mark,如果之前的一切波折都是为了这一刻的话,那么即使再来一遍Eduardo也绝不后悔。


TBC

评论(8)
热度(57)

© Heinrich | Powered by LOFTER